当前位置 --> 网站首页 --> 我花了一星期时间,与5个智能聊天机器人在一起……
我花了一星期时间,与5个智能聊天机器人在一起……
发布者:管理员 信息来源:互联网 发布时间:2018/1/19
原标题:我花了一星期时间,与5个智能聊天机器人在一起…… 编者按:本文作者NeilStevens亲身体验了五款智能聊天产品,并将其写在“ISpentaWeekLivingWithChatbots—DidAllThatSelf-HelpHelp?”一文中
/

原标题:我花了一星期时间,与5个智能聊天机器人在一起……

编者按:本文作者Neil Stevens亲身体验了五款智能聊天产品,并将其写在“I Spent a Week Living With Chatbots—Did All That Self-Help Help?”一文中,同时表达了自己对目前阶段该类产品的思考。

我饿了,我问chatbot冰箱里有什么,它告诉我有一个我做的熏肉、生菜和番茄三明治。然后,我感到无聊,就把电影推荐智能工具And Chill打开,它建议我看杰克·吉伦哈尔的《源代码》。每次看到火车爆炸的时候,我就会被吓的一抖。

我有一个关于智能程序的问题要提问。在现代社会里,使用它们会带来方便。当然,从上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,友好式算法就已经存在。那时,对讲电话程序Eliza开始让那些容易上当受骗的用户相信它的“人性”。但是直到2016年,Facebook才允许应用程序的开发人员将智能聊天助手与Messenger整合在一起。也就是在2016年,智能助手以数以万计的数量增加。它们现在不仅想要计划你的饮食,还想让我们成为一个更好的人。

那么这些新式数字指导真的起作用了吗?为了找到答案,我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和其中的5个生活在一起。在它们中,有些令我高兴,有些惹我生气,有一个则非常逼真。自助作为一种类型的问题在于,它在时间和空间上是受到限制的:治疗师的一个小时、一个家长打来的电话、在床头柜上读了一半的书。这些智能助手一直在与我说话,却很少考虑到我的行踪和心理状态。自助不应再是暂时的理想状态。它应该一直都在,却不容忽视。

精神助理:Spiri

我的问题既不特殊,也不复杂。有天晚上,当我一想到要告诉一个朋友她不可能成为我的伴娘,就非常难受。但是在问了我八个问题之后,Spiri发现了问题:我有一种不好的习惯,认为对别人的幸福负有责任。而Spiri无情感的说明让这一点更容易接受。

关系增强器:Relate

我极其不愿意给淋浴设备做清洁。它们潮湿、发霉,而且充满了细碎的头发。但是有天早晨当我醒来却开始处理那些东西,因为Relate告诉我我应该这么做。这款智能助手的目的是为了让人们在一起时更公平地分配家务劳动,但同时也是更可爱之处是,它会建议“带你的另一半去喝他们最喜欢的饮料。”事实证明,有老式鸡尾酒加持,他也会自愿去打扫浴室。

激励者:GoalBot

如果制定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目标,GoalBot每周会礼貌地问一次是否有任何进展。和大多数一样,我被恐惧和自我厌恶所支配。所以,坦白说,我只完成了一点点。“因为你是人类,所以这次没有关系?”不,不是这样的,GoalBot。我需要经常提醒自己的失败,最好每天早上都有一个老板式的短信“嘿,你这是什么状态?”

心情调节器:Woebot

Woebot会在每天早上询问“你感觉如何?”来记录你的情绪和当前活动。我的回答证实了我在健身房的时候最开心,而在办公桌工作比在沙发上更有效率。效果很明显吗?要以此为基础调整我的日常安排,包括定期散步和下午3点后提高效率。

看不见的恋人:Invisible Boyfriend

虽然Relate帮助改善了我与亲友之间的关系,但是我仍然希望增加对一个虚拟爱情对象的交流信心。没过多久,我向“埃内斯托·奎格利”发送了一个心形的表情符号。他喜欢我的写作。,埃内斯托不是机器人。他是一个我虚构的人。就像埃内斯托一样,他们很迷人,也能够回应,通常也都很有人性。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wired.com/story/my-week-with-chatbots/

编译组出品。编辑:郝鹏程

版权所有 财经资讯网徐州站 @ 2017-2018